纽约巨人书写超级碗奇迹 埃利捍卫曼宁家族荣誉

他们疯狂打击汤姆布雷迪,他们在最后时刻掀起反击战,就这样,暴发户纽约巨人在2月3日(美国时间)第42届超级碗中击败了之前保持不败金身的爱国者,这样的大逆转,足以载入NFL史册。

这一次,庆祝活动是为一个橄榄球家族中最小的孩子举行,而他为一个球队捧得了看似不可能赢得的总冠军。一年前在迈阿密,埃利曼宁见证过他的哥哥佩顿如何因一个超级碗总冠军而改变。他曾看到佩顿如此满心欢喜地前去参加庆祝派对,那一刻的记忆深深刻进了埃利的灵魂,它改变了佩顿也改变了埃利。“它令我突然之间对胜利充满了无限渴望,”埃利说,“我确实一直都想要赢,可经过了那一次后,我觉得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好胜心切。”现在,只经过了那么短的铺垫,就轮到他参加自己的庆祝派对了。

巨人队订的旅馆位于菲尼克斯城外,在超级碗胜利后,旅馆二楼一下子就变成了锣鼓震天的夜总会,在这里,又一个曼宁家族的年轻人与亲朋好友庆祝超级碗的伟大胜利。一楼则是其他巨人球员和一些巨人球迷的天下,这里变成了一个巨无霸的舞池,算得上是巨人庆祝会的分会馆。这不是个平静的夜晚,细雨淅淅沥沥,狂风将高速公路上的山艾树吹得东倒西歪,可这也不能阻挡住狂欢的脚步,10号州际公路上挤满了球迷们的车子,绵延3公里。司机们穿着巨大的蓝色球衣,但愿长醉不愿醒。

这注定将是载入史册的一夜。如果新英格兰爱国者获胜,这将是他们的第19连胜,与1972年的迈阿密海豚一起,成为NFL仅有的两支整个赛季没吃过一场败仗的球队。他们将在7年里捧得第4座超级碗,证明自己是一支要多完美有多完美的球队。

相反,在第42届超级碗上,巨人竟然以17比14取胜,为球队这个出人意料却又扣人心弦的季后赛画上句号。而这样的胜利,同样充满历史意义。胜利从何而来?它的基础是巨人防守组疯狂而又永不言败的努力,而四分卫曼宁和外接手大卫泰里共同完成了一波NFL历史上最令人难忘的进攻,最终,在比赛还剩35秒就要结束时,当曼宁将13码的达阵传球送到普莱西科布雷斯手上时,胜利终于铸就。这场胜利排在1969年1月纽约喷气机16比7反超巴尔的摩小马的史诗性胜利之后,堪称超级碗史上第二伟大的逆转,而且可谓是本赛季的巅峰之作,在这个赛季里,一支球队、一个四分卫和一位主帅共同发现了自己拥有的巨大潜力,并且将这种不服输的精神书写到了极致。

是庆祝胜利的时候了,本场比赛MVP埃利曼宁如同花蝴蝶般穿梭在房间里,这里尽是他的朋友们:一堆人是他在新奥尔良的伊西多尔纽曼高中时就认识的老朋友;一堆人是当年跟他一起在密西西比大学时共患难的老队友;还有一群人则是从纽约来的。他的妈妈奥利维亚,站在一边跟他的未婚妻艾比麦克格鲁聊天。他的大哥佩顿一直待在房间里面,因为这一夜属于埃利。“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。”欢声笑语中,埃利这样说道。到了下半夜,他跟家里的老大库珀一起开始唱歌。他们唱的,自然是《纽约,纽约》。

1月30日星期三上午,在巨人的超级碗备战中心刚刚举行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,防守端锋贾斯丁塔克和欧西尤文优拉坐在一起读报纸。报纸的头条提出了一个问题,布雷迪:史上最佳?

“他是史上最佳吗?”尤文优拉仿佛在质疑爱国者的超级大明星汤姆布雷迪。“星期天不就知道了吗。”塔克轻飘飘地回了一句。

两人沉默了一小会儿,很快塔克又将矛头对准了另外一条新闻。巨人全队是在超级碗举行6天前来到菲尼克斯的,大部分球员成天穿着一身黑,,答案五花八门,有人说是展示大家的团结一心,有人说是要让对手感到他们的压力,还有人则说这代表了他们的绅士风度。而现在塔克在报纸看到,爱国者外接手兰迪莫斯说他也会在赛后穿黑衣,以传递他对被痛殴的巨人的哀悼。

“他是要穿黑衣。”尤文优拉说,言下之意是说莫斯将要哀悼的不是巨人而是他自己的球队。说着,两个大男人发出了一阵狞笑。

在迎战超级碗的那个星期里,巨人状态放松,而爱国者表现也波澜不惊,不过训练一直没停。对布雷迪、莫斯、主帅比尔贝里奇克、外接手韦斯威克尔、线;瑟欧来说,他们需要的是有始有终地将这个赛季圆满完成。超级碗也许是次加冕礼,也许是次巨大的颠覆;无论如何,它都不仅仅是一次NFL决赛。爱国者在常规赛取得了16连胜的不败战绩,其中包括在12月29日以38比35击败了状态极佳的巨人,此后他们又在AFC季后赛中一路直上,在漫长的赛季里,他们始终否认自己想要创造纪录,表示自己的目的在于重新定义橄榄球这项运动。一些爱国者球员曾反复表达过这种观点。“你一定得有始有终,”比赛前几天瑟欧说,“一定得这样,否则,这就不能算是一支‘伟大的’队伍。”

而比赛另一方的巨人,常规赛成绩10胜6负,在NFC季后赛中也只是五号种子,看到对手被人大肆吹捧,他们越来越感到反感。“不管你走到哪儿,大家说的都是爱国者,预言这支球队肯定能拿下19连胜,”角卫R.W.麦克夸特斯在赛后表示,“我们来到菲尼克斯时,发现高楼上都贴着汤姆布雷迪的海报。今天去球场时,更衣室里放着超级碗宣传册子,看起来简直是一本汤姆布雷迪专刊。上场热身时,大屏幕上晃来晃去的还是汤姆布雷迪。

在12月主场.给新英格兰的那场比赛里,虽然巨人防守端只擒杀布雷迪一次,但整晚都对他施加了巨大压力。“我们第一次对阵时,有些方面就已经表现非常出色了,”塔克说,“只不过还是没能把布雷迪给放倒。”

超级碗上,巨人成功了。弱边由线;米切尔负责,边线人持续施加压力,NFL史上得分最高的进攻线因此遇到了极大威胁。巨人取得五次截杀,另外还6次将布雷迪撞倒。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塔克,他一直变化着突袭路线,这使得布雷迪很难判断对自己的冲击到底来自何处。(“喷气机在赛季快结束时曾经玩过这招,当时我就发现布雷迪被折腾得很难过。”塔克介绍自己的心得。)爱国者的进攻线拥有三名全明星球员,纵使这样,也难以抵挡住巨人的防守。

巨人的防守打得扎实,爱国者的也不弱,而这种防守对抗使比赛益发野蛮激烈,在第二节第一次进攻完成后,爱国者以7比3领先,此后的33分52秒钟时间里,两队竟然都没有一分进账,这也是一个超级碗纪录。随后,他们打出了15分钟的经典杰作,整场比赛的拉锯战在第四节,终于出现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首先,在比赛还有11分05秒就要结束时,曼宁向泰里传出了一个达阵传球。三回合过后转到布雷迪一展身手,他11传8中,向前推进80码,最后6码达阵传球给莫斯,使得比赛在还有2分42秒就要结束时,爱国者以14比10取得领先。此时,球权交到了曼宁手中。

对于纽约球迷和媒体来说,在三个多赛季中,曼宁一直是众矢之的。不管巨人犯了什么错,曼宁永远是最后的替罪羊。一直到了今年1月的季后赛,随着曼宁带领五号种子巨人一路砍倒坦帕湾、达拉斯,又在NFC总决赛里击败绿湾,纽约终于开始张开臂膀拥抱这位四分卫。

不过在超级碗前三节里,曼宁的表现只能说是不过不失。他已经25传14中,推进178码,完成一次达阵,也被擒杀了一次,最后,终于到了那次决定性的推进,此时巨人六次进攻,从他们的17码线码,到了三攻五的时候,曼宁正准备将球开出去,突然之间对手发起包围战,保卫在他身边的阵型一下子被攻陷,身高1.91米、体重129公斤的对方防守端锋贾维斯格林一下子将曼宁死死抓住。有几秒钟的时间,曼宁好像一下子消失了,所有人都相信他已经被对手擒杀。悬念旋即解开,他奇迹般地从混战的人群里钻了出来。他的妈妈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仿佛回到了40年前,自己的恋人那时也是这样灵活、强壮,在大学联赛东南赛区里是首屈一指的四分卫。奥利维亚曼宁说:“我觉得那活脱脱是阿奇(曼宁的父亲),正在替密西西比大学作战呢。”

成功脱身后,曼宁不假思索,高抛传球,球向着球场中间的泰里直飞过去。泰里当外接手已经5年了,不过最为人熟知的是他在特勤组的贡献,没谁会相信有朝一日他也能成为场上的英雄——这赛季常规赛他只成功接到4次传球,季后赛接到1次。但曼宁喜欢泰里。超级碗前两天的训练课上,泰里简直像是在梦游一般,有6个传球都没接住,曼宁走到了这位外接手面前,告诉他:“有一点你不要搞错了。你是个斗士,我知道你是。”

超级碗上,泰里真的成为了斗士,对方人高马大的中卫罗德尼哈里森开始疯狂发起对泰里的进攻,可他高高跳了起来,将球压在头盔上死死抱住。“哈里森这人玩起阴招来是行家里手,也算是很不赖的橄榄球员了,”泰里说,“可是一旦球飞在空中,那就肯定是我的,我的,还是我的。”这记32码接球——哈里森称之为“万福玛丽亚”——将球带到了爱国者24码线上。再打三次进攻,曼宁在比赛还有39秒就要结束时,在第一攻将一记12码传球掷给新人史蒂夫史密斯。再排阵势时,巨人将布雷斯安放在左路。关键的一次进攻,爱国者四散开来突袭,留下角卫埃利斯霍布斯一人面对布雷斯。布雷斯做了个假动作,然后猛地将霍布斯撞倒在地。

或者,这只是故事的开始。在自己的庆功派对上,埃利曼宁说:“在巨人队里,我碰到了许许多多低谷。很多次我都在对自己说,为什么人家要这样对我?这样说我公平不公平?所以能一路打到超级碗,并且最后还能取胜,无论是对于我自己还是对于我们整支球队来说,意义都非同寻常。当然,我必须得说,胜利的滋味对我来说格外甜蜜。”

和所有球队一样,这个赛季,巨人大会小会开了无数,不过只有一次会议上发生的事情最让人难忘。那次,带领巨人四年的主帅汤姆考夫林遇上了在联盟厮杀15年的老将斯翠罕。斯翠罕来球队时,衬衫的口袋上绣着他的名字。“你是干什么的呀,修理员吗?”考夫林说着大笑起来,“我冰箱坏了,你能帮我修一下吗?”

塔克提起这则逸事时说,“这里面有两点很好玩。第一点,考夫林教练竟然会开玩笑;第二点,迈克尔竟然没回嘴。”

超级碗开始前,地球人都已经知道考夫林教练近来性情大变的事情了——他一下子从一个纪律严明的铁腕主帅变成了平易近人、跟球员们打成一片的老好人——而且人们都相信,正是这一点令巨人队在赛季后段成绩飞升。对于那些熟悉考夫林的人来说,他的改变并不那么奇怪。考夫林有四个孩子,35岁的蒂姆排行老二,现在是华尔街的证券交易员,他说:“我们一直知道老爸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,对于他经受的一切,我们也都有目共睹。”

和曼宁一样,61岁的考夫林也一直在经受着球迷、媒体和巴伯的“毒舌”批评。和曼宁一样,在2006年巨人溃败后,他也经受了巨大的打击。(2007年赛季,纽约以两连败开局,使得他们的境地更加难堪。)在巨人取胜后,蒂姆站在菲尼克斯大学体育场上说:“去年爸爸受到了很大的责难和伤害,正因为此,这个晚上对我们全家,对他来说都更加特别。”

胜利后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里,巨人将与纽约这座城市一起狂欢。考夫林、曼宁、布雷斯、斯翠罕和其他人将会接受更多球迷的起立致意。而在北边,爱国者将要回答众人提出的诸多问题。赢了18场却输了最后1场,对他们意味着什么。功亏一篑,代表着什么。

不过至少在周日夜晚,站在球场高高的穹顶下,人们可以尽情庆祝。球员与家人们拥抱在一起。看台上一群群巨人球迷趾高气扬地高喊着“18比1,18比1 .”考夫林4岁的孙女爱玛和孙子迪伦仰面朝天躺在草皮上,双手双脚使劲扑腾着;五彩纸屑纷纷扬扬漫天洒下来,两个孩子俨然成了雪花天使。只有一个词能形容此情此景:完美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